成都西安路凤凰山驷马桥茶店子哪里有支付宝花呗套现的地方呢?

    来源网站:panzhihua.zhunkua.com   更新日期:2018-09-16 08:51:26  信息编号:205Z69113

【准夸网】---【欢迎咨询17781369726(微信同号),QQ2034496823】------【西安路花呗套现怎么办】【凤凰山花呗套现怎么操作】【驷马桥花呗套现需要什么手续】【茶店子花呗套现要多少手续费】【抚琴小区花呗套现要什么手续】【
---【欢迎咨询17781369726(微信同号),QQ2034496823】------     【西安路花呗套现怎么办】【凤凰山花呗套现怎么操作】【驷马桥花呗套现需要什么手续】【茶店子花呗套现要多少手续费】【抚琴小区花呗套现要什么手续】【天回路花呗套现是真的吗】【营门口花呗套现靠谱吗】【九里堤花呗套现谁试过】【五块石花呗套现怎么弄】【黄忠花呗套现需要什么东西】【西华花呗套现多久到账】【荷花池花呗套现可以吗】【金泉可以花呗套现吗】【沙河源花呗套现如何弄】【人民北路花呗套现谁有认识的】【火车北站花呗套现是可靠吗】【花牌坊花呗套现靠谱吗】【交大路花呗套现是真的吗】【李家沱花呗套现靠谱吗】【梁家巷花呗套现要多少手术费】【马鞍路花呗套现要多少利息呢】【蜀汉路花呗套现是真的吗】【沙湾花呗套现靠谱吗】京东白条套取现金方法,花呗套取现金流程,苏宁任性付怎么套取现金,去哪儿花可以套取现金吗?
可以的,流程方法简单。方便快捷,支持当面和远程操作。远程秒到,就是这么高效率!安全放心!
---【欢迎咨询17781369726(微信同号),QQ2034496823】------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鉴于现在很多骗子,教大家几招识别骗子的方法
1、刷单,花呗提额的都是骗人的,中介一般都是骗子,中介勿扰。
2、从点位看,一般商家长期从事额度变现都是诚信的,但是要赚钱肯定要收点子费。点子费都是市场价,但是有些点子过低的100%就是骗子了,低于5个点的都是骗人的!他的目的不是要你点子费,而是要你所有的本金。这和一分钱一分货一个道理,低于市场价都是有猫腻的!
3、诚信一手操作,只想在你急需钱的时候帮你解决燃眉之急,大家互利互存,大家都不容易!你给我一分信任,我还你十分满意,欢迎咨询了解,合适再进行。不合适再观察一下也是没关系的。
---【欢迎咨询17781369726(微信同号),QQ2034496823】------
李花庄  李花庄,坐落在漫天李花里,李花像雪,这个春天,来李花庄的游人络绎不绝。  他们夹杂在人流中,在李花丛中流连忘返,他们的样子,像极了一对蜜糖一样的恋人。的确,在我们看来,他们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恋人,相视一笑,便如春到花开,根本无须任何注解。不要问他们的名字,很抱歉,他们是百里之外李花庄这个春天的秘密,东风且不语,我们且称他们为男主角、女主角。  他们,本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。  盘山路深处,一株老李树下,男主角从怀里摸出一枝玫瑰。他们面对面坐在李树下,中间的石块上,是打扮得喜气洋洋的一个礼盒,盒子上系着红绸带,像新娘。  看到这里,难免有人会嗤之以鼻,又是一个老掉牙男欢女爱的烂故事,你就一个人编吧,咱懒得看下去了!不,不,不是这样的,你听,男主角说话了,这是自进入李花庄,进入这个故事以来,这个温柔男人说的第一句话。  他说,李花庄,真美。  女主角把一朵李花举在眼前,阳光下,李花晶莹剔透,像一颗心,像一个梦。她说以后她不会再来李花庄,李花庄,当在梦里。  男主角说,嗯,我知道,我知道。  男主角说,我尊重你的选择。  他也半眯起眼睛,像女主角一样。眼前的花瓣,镀了一层金色的光晕。他说,他以后可能会来,来看看李花庄,就像是来看一个人;也可能不会来,李花庄在心里,就像一个人,住在心里。  此时,你也许会说,云里雾里都说些啥,咱咋看不懂?  其实我也不想跟你绕弯子,还是让我来提示一下吧,他们是年轻时因为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被迫分开的一对恋人,二十年后鬼使神差相遇,却已彼此绿树成荫子满枝。抱头痛哭一回,斟酌几回,他们相约,短歌当续半月重圆,李花庄一聚,算是他们当年爱情的最后一站,从此安心,曲终人散各天涯。  李花树荫下的春天很短,李花庄外面,二十年很长,女主角白云朵一样的发髻,映衬在她湖蓝色的长袍上,像一朵李花。男主角的眼里热热的,蓝色,是他们爱情里的颜色,是他们当年相约一世的颜色。  男主角的头发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,蓝方格衬衫一尘不染,他为她在鬓边斜插上那支红玫瑰。他像个绅士般弯下腰,邀请妇人,李花树下,他们相拥翩翩起舞,就像是在繁华浮涌的舞池。  男主角注视着她的眼睛,我们真的不能?  真的不能。  男人打开礼盒,男人打开礼盒时笑了,我最爱吃的绿豆糕,谢谢你。  盘山路向山脚蜿蜒而去,回首一望,李花庄像是在天上。  李花庄,别了。  别了,李花庄。  李花庄,终归是别人的村庄。
那蔷薇,就像所有的蔷薇,开着,开着,就凋谢了。  五月,蔷薇坐在墙头,粉的,一朵,两朵,三朵能数清的样子,她们挨在一起,像教室里的女学生,挤成一堆,说秘密。只有一朵是白的,在枝叶下边,花瓣打着卷儿,没有血色,悬在那里,突兀极了。  雨歇了。门开着。巷子里停着的车,把蔷薇拉走了。一群人,嘀咕着什么,进了院,关了门。满巷子的潮湿,关在了门外。  雨是三天前下起的,密密的,从东边下了过来,下到北关,下进染布巷,就不走了。雨下了三天,哭声在雨里泡了三天。像一朵蔷薇,被人掐掉,扔进雨中。雨打着花瓣,雨打着花柄,雨打着花蕊里紧抱的一簇蜜。哭声在二楼的玻璃窗口渗出来,飘进另外的窗户。白天,人都出门了,水淋淋的哭声混着雨声,显得虚无,缥缈,像半截丝巾,被风吹着。晚上,满院人睡了,哭声飘进屋,像一个人无处诉说的诉说,哀怨,凄婉,有些骇人。  哭声是蔷薇的。蔷薇哭着,任何劝说都无济于事。  房东已经第三次警告蔷薇的父亲了,说,再哭,雨一停,就搬人。蔷薇的父亲,蹲在门口,看天。天是青的,泛着暗红,像被敲打过的肉上积着的淤血。他已经开导过很多次女儿了,可她无动于衷。她睡在小屋的床上,头朝里,裹着被子,无休无止的哭着。他说,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。他吸一下鼻涕,说,天底下男人一层哩。他又吸一下鼻涕,说,我把你们兄妹俩拉扯大容易吗?他狠狠的吸了一下鼻涕,说,你是不把我往绝路上逼啊?  蔷薇家三口人,蔷薇,父亲,还有弟弟。母亲得了宫颈癌,早早走了。父亲在绿色市场补鞋,补鞋不挣钱,一天捏回来一把毛票,仅够糊口。弟弟上高三,学习好,一中的前几名,走个名牌没问题。弟弟的那个瘦啊,瘦的只剩一把骨头,撑着一件宽大的校服,风吹来,能把骨头吹散。蔷薇之前在北京打工,年底,父亲把她喊了回来,说给弟弟做半年饭。父亲在外面补鞋,顾不上,弟弟作业多,没饭吃,就饿着。蔷薇就在腊月里回来了。  蔷薇家在院子住了有些年头了。满院人,就数她家时间最长了。他们租了一间十来平米的屋,中间用三合板隔开,隔了一大一小两间。外边大些,父亲和弟弟睡。里面小,蔷薇睡。  蔷薇从北京回来,闲了十来天。一天两顿饭,中午,晚上。做完就无所事事了,院子里,出出进进,由着她,也没人过问。有时候,跟院子的小孩玩踢毽子。小孩没高兴,把她先乐坏了。她哗啦啦的笑,一点没收敛。笑声震得满院玻璃响。院子的人,门缝里探出头,瞟一眼,说,瓜米子(傻姑娘)。有时候,蔷薇到院口的墙角给那株蔷薇花浇水,冬天,水在地上,成了冰。出门的人见了,说,瓜米子。  闲了一段时间,无聊透顶了。托朋友介绍,蔷薇就去一家茶楼当服务员了。当服务员简单,端茶倒水的活,手脚麻利点,懂点脸色,就长干下去了。干了一两月,过年。年是在城里的出租屋过的。他们已经三四年没回乡下了。回去也是塌房烂院,冰锅冷灶。哪里过还不是个过。父亲用硬纸片做了一个先人牌,立桌子上,烧香,点蜡。说,年好过,日子难过啊。又说,老先人活着时,没留下一点光阴,死了,也带不来一点福气,清茶一盏,将就着喝吧。院子里噼里啪啦有人放鞭炮。更远处,是别人家的烟花。蔷薇拉着弟弟,爬在栏杆上,伸着长长的脖子看。  蔷薇在茶楼上的时间不长,就不去了。是父亲不让她去的。茶楼下班迟,基本都凌晨过了。蔷薇住得远,每次下班,父亲裹着绿军衣,站在路灯下,接她。有几个晚上,父亲没等到蔷薇。去茶楼,门锁了。打电话,没人接。没有谁知道蔷薇干什么去了。第二天,问,也不说。嘴硬的掰不开一寸。有一天晚上,他早早去接,在茶楼门口,他看见蔷薇急匆匆出来,钻进了一辆黑色的车。他跑过去,车开了,他追,一直追。从广场追到东桥头。追上了,差点晕了过去。他把蔷薇扯下车,朝开车的光头上唾了一口,摔上车门,牵着蔷薇回了。  回家,他没有说啥,他清楚啥事情。他知道姑娘大了,翅膀硬了,难管了。管不好,屁股一拍,走人了,就更麻烦了。  不去茶楼了。空闲的日子多的数不过来。又是无所事事,出出进进的日子。有时候,她用手机放一首歌,声音开得贼大。在一楼院子,就跳舞,跳的天旋地转,无所顾忌。她在北京夜店上过,跳舞,不在话下。院子的人择着放蔫的韭菜,说,瓜米子。有时候,她对着抽芽的蔷薇发呆。搬个小板凳,一座,眼睛直勾勾瞅着叶芽,一瞅,就是一个上午。眼珠子是直的,空的,也不知道她想着什么。洗衣裳的人远远看着,说,瓜米子。  三月。蜂啊、蝶啊、蛾啊、蝇子啊,乱七八糟的飞。该活的都活了。那些窝在心里的事也活了,总想着挤出茧,在春天撒欢。蔷薇叶子长全了,一片淡绿,像烟。叶缝里怀着花骨朵。  蔷薇家的屋子正对面,一户人家搬走了,听说买了楼房,高升了。两天后,搬进来了一家人,也是三口。一男一女,都是五十来岁。一个儿子,二十几的样子。小伙清俊,人瘦高,两鬓的头发剃光了,中间留着一梭子,跟个鸡冠子一样。左耳打个耳钉,镀金的。儿子卖关东煮。男人不知在干啥。女人帮儿子在摊子上打下手。中午饭一过,小伙虾着腰,推着摊子出门了。说是摊子,也就一铁皮柜。柜下面,装菜。上面,装汤,放料,摆菜。前面,焊了一架子,挂着一块塑料布,写着“铁蛋关东煮”。铁蛋是他名字。  铁蛋上高中,看上个女的,女的不喜欢他,喜欢另外一个男的。一个晚自习,在男厕所,铁蛋提着铁棍把那男的在腰里剁了两下。铁蛋被开除了。后来铁蛋学开车,想买个出租开,没钱,就一直没买起。后来,家里说卖关东煮,看着人家生意都不错。铁蛋一开始嫌丢人,被他妈骂了几次,也就同意了。摆摊子前,铁蛋专门到西安花钱学了一趟。其实也不是学,就是个串菜、煮菜两刷子,谁都能弄,关键是料,料好,就是煮一锅烂白菜帮都好吃。说白了,三千元的学费,就是买了个料方子。  中午之前,铁蛋闲着,甚至闲的有点蛋疼。菜,他妈半夜起来就串好了,料兑好了,到时候加上开水就行。没事干,铁蛋就坐在门口玩手机。玩天天爱消除,一遍遍玩,越玩越上瘾,总想超越上次的分数,最后,玩得眼都麻了,看东西花。  你也玩这个啊?有人问,铁蛋抬头,一个姑娘。他笑了笑。  姑娘是蔷薇。蔷薇说,我也玩,你几级了?  我刚玩,分数不高。  那加个好友呗,我给你送心。好啊。  蔷薇跟铁蛋就是这么认识的,跟所有小青年之间的认识一样,不新鲜,也不浪漫。两个无所事事的人,在游戏上找到了契合点,紧紧粘在了一起。像两片叶子,春风略微一吹,就叠到了一起。于是,顺理成章,所有空闲的时间,他们都在一起玩着游戏。蔷薇说,天天爱消除,两个人玩一台手机,一个半边,同时消,分数立马飙升。于是他们肩挨着肩,头抵着头,两根手指头在屏幕上弹动着。弹着,弹着,就弹到了一起,如同一根茎,跟另一根茎,长着,长着,就缠到了一起。那时候,墙角的蔷薇花苞拨开绿叶,在暖风里,晃荡着。蝴蝶在远处飞。云,软透了,像一块面包。  起初,他们坐在门口玩手机,聊天。蔷薇不厌其烦的说着她北京的事儿,铁蛋没去过北京,听着也有趣。那时候,蔷薇的脸上总是泛着红晕,出出进进,嘴里不停的哼着歌,一副乐开花的样子。后来,蔷薇要跟上铁蛋买关东煮去,铁蛋不肯,蔷薇不依,铁蛋只好带上。铁蛋妈看铁蛋带着院子的姑娘,背后骂铁蛋。她一是怕闲言碎语,二来看不上蔷薇,不说长相,看样子就不本分,还神经兮兮。她说,再带,就把你的腿打断。铁蛋给蔷薇撒谎,说,我妈算了一卦,说带个年轻女的影响生意。蔷薇哭丧着脸,说,你妈还妖的不行。看着铁蛋虾着腰,把铁皮柜推走了。  其实一开始,铁蛋对蔷薇没多少好感,可蔷薇就喜欢上了铁蛋。蔷薇黏,黏上就剥不掉。可毕竟他们都是二十来岁的男女,有些事,走着走着,就身不由己了。空虚和情欲,甚至那日渐茂盛的暖意,将他们拨弄,直至拨弄得瘙痒难忍。起初,他们在门口说说笑笑,院子的人,谁也没有在意,毕竟年轻人,说几句,笑几声,很正常。可后来,就不正常了。早上八点多,一楼的女人上二楼收衣服。刚到二楼,就碰上蔷薇穿着睡衣,头发蓬乱,鬼鬼祟祟的从铁蛋家门里出来了。那时候,他们掌握了规律,蔷薇爸七点就去摆摊了。铁蛋爸最近找了活,晚上不回来。铁蛋妈去光明巷菜市场捡便宜菜去了。她六点多出门,十点,背着一化肥袋烂菜烂叶就回来了,很准时。于是,七点到十点之间是空挡。蔷薇发信息说,在干吗?铁蛋:睡觉。蔷薇:冷不?铁蛋:冷啊。蔷薇:要不要暖被窝。铁蛋:当然要啊。蔷薇:偏不给,什么好处?铁蛋:把你喂饱。蔷薇:讨厌,那我过去哦。铁蛋:来吧,宝贝。  一楼的女人碰上蔷薇,已经不是一两次了。于是,院子里,传出了二楼谁家的闺女跟谁家的儿子钻到了一起的消息。有人当笑话听,有人嗤之以鼻,有人鄙夷的吐着唾沫,有人戳着二楼两户人的脊梁。小院子,小社会,随便一个闲言碎语,能都酿一场打骂。何况这种事,传着传着,半条巷子的人都知道了。当然,铁蛋妈也知道了。那天,她狠狠把铁蛋骂了一顿,从怀上他的那一刻骂起,一直骂,骂到今天晚上的一顿饭,把儿子二十多年的所作所为翻来覆去全骂了。铁蛋不害怕他爸,最害怕他妈。她骂,铁蛋窝着头,大气不敢出。  第二天,铁蛋妈佯装出去买菜了。半个小时后,她折回来,正好在床上抓住了又过来的蔷薇。她往地上把化肥袋一扔,门一关,就开始骂,机关枪一样。骂半天,蔷薇来了句,是你的儿子爱跟我睡,你管得宽。瞪了一眼,穿着睡衣,摔门而出。铁蛋妈脸一红一绿,骂了句,你个小婊子。蔷薇转过头,回了句,你个老妖婆。  事情弄得满院众人皆知了。那是五月打头,蔷薇的枝枝蔓蔓,爬遍了墙头,像要翻墙而出,逃掉一样。蔷薇花苞鼓鼓的,包着簇拥在一起的花瓣,要胀破的样子。花要开了。  铁蛋妈去找了蔷薇爸,她把蔷薇爸狠狠训斥了一顿。蔷薇爸也知道,是自己的女儿缠着人家的儿子,他理亏。院子里,上上下下,他也能感觉到脊背上那戳过来的硬邦邦的指头尖。他说,你真是干得丢人现眼的事啊。蔷薇窝在被子里,一动不动。他说,你还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摆啊。蔷薇窝在被子里,一动不动。他又说,你就把人逼死了。他说完这句,自己倒稀里哗啦、鼻涕眼泪混合到一起哭开了。  我就爱铁蛋,我这一辈子就要嫁给他,你们谁也管不着。蔷薇呼哧一下翻起身,吼道。  你疯了啊。蔷薇爸摸了一把鼻涕说。  我就疯了。蔷薇呼哧一下又睡倒了。  铁蛋早早就被他妈赶起来去菜市场跟她一起买菜了。她时刻盯着儿子,防着蔷薇。蔷薇见不到铁蛋了。蔷薇站在门口的蔷薇花下,一遍一遍唱着歌。唱着唱着,眼泪就出来了。一片云过来,落下来一阵雨,浇湿了她。她咳嗽着,站在花下,揪了一把叶子,用手指头一点点撕着。眼泪落在了她的指甲上。叶子撕成了渣,又撕成了沫,落满了脚面。  她给铁蛋发信息,没人回。打电话,老占线。她知道,她被拉进黑名单了。发微信,没响应,她知道,她被删除了。她站在铁蛋家门后,门锁着。她踹了一脚门,骂了声,王铁蛋,王八蛋。房东站院子喊,你有神经病嘛!蔷薇摸了眼泪喊,我就有神经病,滚!房东被骂得一头雾水,摇着头,进了屋。  晚上,铁蛋回家了。灯亮着。蔷薇拉着拖鞋,要出门,被她爸拖了进来,她又出,她爸还扯,她在她爸胳膊上咬了一口,跑了。她喊着,王铁蛋,你为什么不见我。一头冲进了铁蛋家屋子。正在剪盐袋的铁蛋惊了一跳,白花花的盐撒了一地。铁蛋妈在地上洗竹签,一盆竹签被蔷薇踢翻了。她朝铁蛋扑了过去,被铁蛋妈揪了回去。你给我滚出去,以后少踏进我们家一步。  王铁蛋,你不是人,你睡了我,你不要我了。蔷薇顺势倒在了地上,嚎啕大哭了起来。  出去,滚出去,少在这撒泼。铁蛋妈抓了一把竹签,往蔷薇头上戳。铁蛋,你让她滚,你不让滚是吧,不让滚,你就不是我的儿!  铁蛋提着半袋盐,僵硬了。  王铁蛋,我是爱你的,你为什么这么绝情啊,你跟我睡觉时你还说要娶我的,王铁蛋,你不能提了裤子不认人啊。蔷薇悲痛欲绝的哭着,一只手拍打着地,一只手抓着头发,一缕缕的头发被她扯掉,落在了地上。她的眼泪把眼前的一大坨地洇湿了,像暴雨摧残过的蔷薇,叶片落了满院。哭着哭着,便昏了过去。  后来,蔷薇被铁蛋妈叫来的人抬了回去。蔷薇爸怀里抱着先人牌窝在桌子底下哭着,哭的鼻青脸肿,老泪纵横。他憋了一肚子的苦水,全化成了眼泪。  第二天,蔷薇醒来后,铁蛋家已经搬走了。  蔷薇站在门口,远远地看着对面敞开的窗户,窗户里空荡荡的屋子。蔷薇不知道铁蛋去了哪里。  蔷薇站在二楼对着蓝的绝望的天,笑着,痴痴的,傻傻的。眼是直的,空的。一群鸽子飞过去,在她浮肿的脸上,落下了巨大的阴影。有时候,蔷薇对着门口的蔷薇一遍一遍唱着同一首歌,唱着唱着,就哭了。她的眼泪落下去,掉在了一朵已经盛开的白蔷薇上。眼泪从花瓣的缝隙里渗进去,一直渗到了蔷薇的心里。蔷薇也哭了。  紧接着,五月的雨就来了。雨,密密的,从东边下了过来,下到北关,就不走了。雨下了三天,蔷薇的哭声在雨里泡了三天。雨打着花瓣,雨打着花柄,雨打着花蕊里紧抱的一簇蜜。蜜是苦的,被雨一冲,随着雨水,流出了巷子,远去了。  天晴了。蔷薇爸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。蔷薇爸知道,在北京,女儿就被一个流氓强奸了,回来后,还被那个开车的光头给骗了。女儿曾说过,这辈子,要找一个她爱的,好好跟一辈子。  天晴了。蔷薇不哭了,仔仔细细的洗了脸,抹了油,还涂了淡淡的粉色的像蔷薇花一样唇彩,换上了自己初夏的裙子。蔷薇漂亮极了。蔷薇笑着,上车了。蔷薇挥着手说,爸,我没病,你放心,过半个月你就看我来,记得来的时候给我提碗凉粉,我可馋了。车发动了。蔷薇摇下玻璃说,爸,弟弟考上兰大了给我说一声,我会想弟弟的,我还要和你把弟弟送到大学去。  车开走了。窗户关上了。蔷薇隔着玻璃大声说,爸,我真的没有病。  那蔷薇,不像所有的蔷薇,刚刚开,就凋谢了
我去大众北路的一家商场买电蚊香。  六月一打头,蚊子就成群结队,密密匝匝。它们的食欲随着节气一同席卷而来,在北关每个骚热的黑夜,肆意横行,搅扰得人彻夜难眠。老贾说,你瘦的跟干柴棍一样,还怕蚊子?我出大门,应声说,我的O 型血,甜的,蚊子爱吃。  商场停业,门口停满了警车和消防车,现场被封锁,拉起了警戒线。看来出事了。一堆挤在警戒线边看热闹的人被警察轰散了。更多的人,站在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,熙熙攘攘,指指点点,齐刷刷瞅着商场大楼。我过马路。问一位提着一包空饮料瓶的老太,啥事?老太颤抖着声音,一字一顿的说:有—炸—弹—。旁边一个举着手机拍照的男人兴奋的补充道,商场里有定时炸弹,等会就爆了,赶紧拍两张。说完,低下头忙着发起了微信。  看客。中国人骨子里依旧是看客。我向来不喜欢凑热闹,有事,瞟两眼,也就走了。我离开了人群,想着电蚊香的事,想到电蚊香,就想到铺天盖地的蚊子,就想到体无完肤的结局和瘙痒难忍的夜晚。  我是不喜欢那种冒烟的蚊香,点一盘,烟熏火燎,满屋子乌烟瘴气,呛人的很,蚊子没熏死,说不准一中毒,还会把我熏死呢。现在的东西十件出来八件是毒品,妈的。要不然的话,随便在巷子里的小卖铺就能买一盘。我想起隔壁院子的马二,他在商场上班,上次去,屋子里放着两盒电蚊香,要他一盒,顺便告诉他,他们商场有定时炸弹。  马二的门锁着。我敲,没人开。我趴在窗户上,透过窗帘缝隙,隐隐看见马二扒光了在睡觉。我继续敲,喊着开门。  谁啊?  我,王选,来开门。  过了半天,马二穿着一条大红的三角裤衩才把门打开,头发窝的跟牦牛膝盖一样,蜡黄的脸上挂着一层厚厚的睡眠,都快能揭下来了。他张嘴瞪眼,打着哈欠,说,一天就累死了,瞌睡的连眼皮都抬不起。下午不上班啊?  不上,我给我放假了。他靠在床背上,眯缝着眼皮说。不时张开嘴,打一个长长的哈欠,然后用手指搓着胸口的垢痂。他可真瘦,肋骨直棱棱的,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把一层黄纸一样的肉皮搓破。  你这班上的舒坦啊,还自己给自己放假。  他突然坐起来,睁开眼睛,握着两个拳头嚷道,靠,舒坦个毛啊,我连着三个月一天假都没休好不好,我天天睡得比妓女晚,起得比鸡早,干得比驴重,唯独瞌睡比猪多,你看我,原先120 斤的完美体型,现在成啥了,98 斤,直接成竹竿了,还没一个女人重。说完,他像泄气的皮球一样,无可奈何的躺下,缩成了一滩,一双浮肿的眼皮又紧紧扣在了一起。  你不是以前一直叫嚣,要瘦成一道闪电,劈死那些胖子吗?  开玩笑的,我说,王选啊,我真累,我早上七点到商场,整理仓库,完了给每个柜台送货,中午天天吃牛肉面,我闻见牛肉面就想哭,下午,还要到处送货,有些还要安装,每晚上弄完就九十点,我都快累成狗了。不过这算是肉体累,还不算啥,前段时间谈了对象,还能谈的来,也能对上眼,可过了一段时间,人家跟我掰了,啥原因,就嫌我一天没时间陪她,后来介绍了两个,人家一听我一个仓库员的工作,又一听那么忙,没人愿意跟我,我心里累啊,你说我啥时候是个头?这日子没法混了。  你不是好像说一月有两天休息吗?  不敢休,一休,就没全勤了。马二摇了摇头。我还指望靠自己挣点钱,在这鸡巴城市卖个房子娶个媳妇生个娃过日子哩,你说我租一辈子房也不是个事情啊,我爸我妈都老了,想帮我一把也没力气了,我唯一能靠得住的就是我自己。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或者说该怎么去安慰他,我境况比他好不到那里去。于是沉默。沉默像一堵墙,横在我们面前。这墙,不扶,人会倒下,扶着,墙会倒下。  过了一会,马二翻起身,从水桶里舀了一马勺凉水,咕咚咕咚灌了。他因咽水而撑起的肋骨,像黑白钢琴键,一跳,一跳。  有时候不是我们没有理想,只是这个社会不给我们有理想的机会,我们还活在为了吃穿住犯愁的动物阶段,哪有心思和能力再去追求更高的东西。马二举起手,揩掉嘴边上的凉水,用食指指着说,似乎要把这午后六月逐渐骚热起来的空气戳成稀巴烂。所谓的那些成功学,他妈都是骗人和意淫的玩意,也只是个别人站在众人尸体上捞到得一种不道德的财富。他喝饱了水,满是疲倦的脸略有好转。说毕,他倚在桌子沿上,喘着气,倚了一阵,又回到被褥卷成一团的床边,一头扔到了枕头上。  其实说这些有什么用,还不是没房住,没女朋友,没个好前途,天天做牛做马,还是混在北关仁和巷这样的最底层,还是天天开个电三轮给人家送货上门,还是天天睡不醒,为了几个钱像狗为了一根骨头一样死命奔波. 马二说着说着就灰心丧气了。午后透明的光线透过门缝,刚好落在他的手上,他的手是黝黑的,骨节像杏核一样突出、坚硬,干瘦的皮似乎要被暴起的血管胀破。  后来我要了一盒电蚊香就走了,我忘了说商场有定时炸弹的事。天这么热,我的记性那么差。再说,马二那么累,跟我说着说着就睡着了。他斜歪在枕头上,蜡黄的脸在光线的映衬下,薄了起来,像一片水渍。嘴张着,似乎还有很多委屈没有说完。我找了一件上衣给他盖上,然后轻轻出了门。就让他好好睡一觉,明天继续拼命的日子吧。  我忘了我是怎么认识马二的,就如同我忘了好多熟悉的北关的人是怎么认识的。  我看着他们在巷子里出出进进,脸上总是被生活打磨的虚薄,甚至泛着一层蜡黄,我想他们也是累的,他们走路的姿势,膝盖是软的,说话的口气,嘴角是耷拉的,甚至在他们粗大的指节上就能看出来,即便女人们涂了护手霜,但那些凸起的皮肉隐隐暴露了生活的本相。  我对马二最深的印象是每天晚上九点多,他提着桶子来我住的院子打水,他总是没有掌握压井的技巧,压着压着,就歇火了。他提着马勺,上来向我要引水,然后我们在我房子说一阵话。其实能说什么呢,大多都是活着的不易,和世事的不公,偶尔说个黄段子解解乏罢了。  马二本来就是城里人,自小用惯了自来水,不会压井也是正常的事。他父母是老天水人,父亲年轻时特别有才华,还能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,本来可以去政府上班的,单位都安排好了,就等卷铺盖去人,但他祖父死活不同意,说工厂好,地位高,工资高,尤其女孩子多,找媳妇容易。于是就去了工厂,半个月后,在厂里谈了一个对象,就是他母亲。他父母一共生了两个孩子,先是一个姑娘,姑娘四岁时在藉河里玩耍,掉进沙坑里,淹死了。后来生了马二,所以马二从小就是在福窝窝里长大的,娇生惯养。然而世事难测,九十年代,企业改制,工厂倒闭,如洪水猛兽一样席卷了全国。工人下岗,陷入困顿,而领导们却一夜暴富。马二父母的厂子也毫不例外的倒闭了,他们的日子每况愈下。马二娇宠过头,不爱学习,后来考了一个中专上了上,毕业,没资格参加事业单位考试,就打起了工。  然而随着马二的长大,厂子里五十平米的筒子楼也容不下他了。一家三口住一起,拥挤不堪,矛盾不断。父亲的脾气变得很差,动辄摔东西发火。后来,过不下去,看不过眼,马二就搬出来住进了北关的仁和巷。这一住,就是好几年。这几年,生活这块砂子,磨光了马二身上所有的娇贵、放荡、懒惰,让他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脾气和棱角的啤酒瓶。他知道,这瓶子里,给他,装的不是酒水,而是苦水,但再苦,也得自己装着。他曾给我说,有时候,福和罪,像能量一样,是守恒的,我小时候享的福太多,现在,就得受罪了。  第二天晚上,马二没有来提水,第三天晚上,还是没有马二的影子,我去隔壁院子。马二的门锁着,屋里黑透了。窗口上挂着一件衬衣,沾满了尘土,像洗了忘掉了一样。马二一般晚上都在,他吃完饭,歇一会,就早早睡了,几乎很少出去游逛。马二也不是洗了衣服不收拾的人。  我回到屋子,翻开手机,发现一条马二的未读短信,是中午发的,他说,赶快拿两千元来。我一惊,出什么事了,被绑架了?还是出车祸了?我赶紧拨过去,电话通着,无人接听,连着拨了三次,才有人接上,冷冰冰的说,我是派出所,有什么事?  这电话不是马二的吗?  就是他的,有什么事?  能让他接电话吗?  等一下。  马二把电话接上了,声音沙哑,说,钱借下了。  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怎么在派出所?我急切的问,一头雾水。  丢人的很,惭愧的很,不要说了,感谢兄弟。然后把电话挂了。  整夜,我都翻来覆去。电蚊香杀死了蚊子,本该有一场好梦,然而,马二的事,像一张蛛网一样罩在我心口,让我疑惑、纳闷、烦乱,又充满了不祥的预感和隐隐的担忧,这些复杂的心绪,越裹越紧,最后成了一张铁丝网,牢牢的扎了起来。静悄悄的北关,甚至能听到铁丝扭拧的声响。  第二天一早,上班,我随手翻开最新一期的晚报,看到了一条新闻,《男子谎称商场有炸弹警察日夜排查抓元凶》,还有一段记者和男子的对话。记者:为什么谎报商场有炸弹?  马某:累。  记者:你每天上班几小时?  马某:10 个小时。  记者:你啥时候打的电话?  马某:趁中午吃饭的时候打的,也就是我最乏、最瞌睡的时候,打完后我就回去睡觉了,当时想着打了电话,商场经理顶多就不让大家下午上班了,我也就能休息半天,结果  记者:有没有想到过自首?  马某: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刚开始无所谓,后来就害怕了,一看来了那么多警察,我很害怕,我不想蹲监狱,而且我已经十天没给我妈打电话了,她要是知道这事我爸还有心脏病(开始痛哭)  记者:你感觉累,为啥不请假,而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呢?  马某:我们请假太难了,一般请不下来假,只要请一天,一个月300 元的全勤奖就没有了,我一个月才挣了人家的一千八,这300 元是我半个月的饭钱,我很在乎,再说,我还要靠这点工资攒钱娶媳妇呢,我都快三十的人了。  记者:现在后悔吗?  马某:不后悔。
网站网址:http://panzhihua.zhunkua.com/news/show-69113.html 该信息由用户刘小真发布在攀枝花债券投资网站,内容中涉及的所有法律责任由此商家承担,请自行识别内容真实性!
 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常见问题 | 侵权信息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手机访问
【准夸网】 分类信息网站前5强 中小企业推广首选 sitemaps